比较法研究

2021, No.173(01) 119-132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美国控制股东信义义务:本原厘定与移植回应
American Controlling Shareholder's Fiduciary Duty: Its Origin and Its Transplantation in China

靳羽;

摘要(Abstract):

控制股东信义义务"移植论"存在方法论误用的缺陷,过度关注概念和规则的译介,而未深究其制度功能所关联的特定社会背景。信义义务根植于普通法特殊的历史土壤,以信托为"母体"并经归纳推理不断扩张泛化,"控制股东信义义务"是这种泛化现象的缩影,早期"受益人利益最大化"内涵已被"公平交易义务"取代。内涵演变的动因是对公司本质认知的进化以及因之发生的个人法向团体法逻辑的持续递进。我国控制股东滥权现象的主要成因并非规范资源不足,转轨时期"政企不分"的现实和公司法体系二元区隔的倾向亦不容忽视。美国关于交易公平性判断的程序性规则有助于克服法律行为评价系统的局限性,具有"复原"商业决策背景的功能,契合复杂的市场环境需求,是最具借鉴价值的部分。

关键词(KeyWords): 控制股东信义义务;公平交易义务;团体法;股东平等原则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广东省社科规划项目“大资管时代的敌意收购:趋势,问题与法律对策研究”(项目批准号:GD17CFX07);; 广东省普通高校特色创新类项目“国企混改公私股东权益平等保护研究”(项目批准号:2019WTSCX033)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Author): 靳羽;

Email:

DOI:

参考文献(References):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